1.gif no.gif 2.gif
no.gif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スポンサー広告|コメント(-)|トラックバック(-)
新浦崗大塞車
九 龍 塘 塞 到 紅 隧   獅 隧 塞 到 大 圍
塌 樹 塌 棚 架 交 通 大 癱 瘓
【 本 報 訊 】 九 龍 塘 窩 打 老 道 及 新 蒲 崗 太 子 道 東 昨 在 狂 風 暴 雨 下 , 因 同 時 發 生 塌 樹 及 塌 棚 架 意 外 , 導 致 九 龍 中 及 東 部 交 通 大 癱 瘓 , 特 別 是 窩 打 老 道 來 回 沙 田 行 車 線 大 排 長 龍 , 龍 尾 更 伸 延 至 紅 磡 海 底 隧 道 口 。 交 通 擠 塞 近 六 個 小 時 , 直 至 傍 晚 才 陸 續 恢 復 正 常 , 但 市 民 及 司 機 已 叫 苦 連 天 。   記 者 : 陳 天 華 、 梁 瑞 帆
昨 中 午 十 二 時 許 , 九 龍 窩 打 老 道 近 禧 福 道 一 棵 大 樹 被 狂 風 吹 倒 , 大 樹  在 窩 打 老 道 多 條 行 車 線 上 , 警 方 將 窩 打 老 道 往 沙 田 方 向 全 線 封 閉 清 理 現 場 , 所 有 入 沙 田 方 向 車 輛 要 由 窩 打 老 道 右 轉 入 禧 福 道 再 經 聯 福 道 、 由 聯 合 道 轉 入 沙 田 , 而 沙 田 出 九 龍 則 僅 開 放 一 條 線 。
與 此 同 時 , 新 蒲 崗 太 子 道 東 一 個 大 廈 巨 棚 被 狂 風 吹 塌 , 令 到 太 子 道 東 向 觀 塘 方 向 、 馬 頭 圍 道 去 紅 磡 隧 道 、 亞 皆 老 街 出 旺 角 及 太 子 道 西 一 帶 出 現 塞 車 , 由 於 很 多 車 輛 改 道 行 彩 虹 道 往 紅 隧 , 導 致 彩 虹 道 亦 出 大 擠 塞 ; 多 條 巴 士 須 改 道 行 駛 。
的 士 客 匆 匆 下 車
昨 日 下 午 四 時 , 記 者 乘 坐 直 升 機 在 九 龍 區 上 空 所 見 , 九 龍 塘 窩 打 老 道 往 沙 田 的 車 龍 排 至 紅 隧 口 , 而 沙 田 經 獅 子 山 隧 道 出 九 龍 的 車 龍 則 塞 至 大 圍 ; 太 子 道 東 一 帶 車 龍 更 是 混 亂 , 在 高 空 望 下 , 只 見 太 子 道 西 、 新 蒲 崗 、 彩 虹 道 、 馬 頭 圍 道 、 亞 皆 老 街 、 旺 角 及 紅 磡 區 盡 是 車 龍 , 整 個 九 龍 中 及 東 部 的 交 通 陷 於 大 癱 瘓 。
駕 駛 108 號 巴 士 姓 倫 司 機 表 示 , 該 線 是 由 北 角 寶 馬 山 開 往 土 瓜 灣 家 計 會 , 昨 下 午 四 時 三 十 分 , 他 從 北 角 總 站 出 車 , 平 時 全 程 只 需 一 小 時 十 五 分 , 但 昨 日 車 行 兩 個 多 小 時 只 駛 至 近 新 柳 街 , 車 上 乘 客 因 為 大 塞 車 , 大 部 份 都 在 中 途 落 車 。 倫 先 生 說 : 「 本 來 我 係 收 六 點 , 但 家 塞 車 , 都 唔 知 幾 時 可 以 收 工 , 天 有 不 測 風 雲 , 冇 計 啦 ! 」
一 名 受 塞 車 之 苦 魏 姓 的 士 司 機 表 示 , 昨 下 午 十 二 時 許 , 他 在 尖 沙 嘴 海 傍 道 接 載 一 名 往 土 瓜 灣 偉 昌 新 的 乘 客 , 平 時 只 需 十 多 分 鐘 車 程 、 車 資 約 三 十 多 元 , 但 昨 日 竟 用 了 四 十 五 分 鐘 到 紅 磡 漆 咸 道 北 , 咪 表 已 跳 至 五 十 元 , 乘 客 匆 匆 付 錢 後 半 途 落 車 。 他 說 : 「 咁 塞 車 法 , 邊 有 客 肯 坐 車 , 家 塞 車 龍 中 間 , 半 天 吊 , 都 唔 知 點 算 ! 」 魏 對 被 困 在 車 龍 感 到 十 分 無 奈 。
53 條 巴 士 線 改 道
至 傍 晚 六 時 許 , 九 龍 中 的 太 子 道 、 旺 角 窩 打 老 道 及 新 蒲 崗 等 的 大 塞 車 陸 續 暢 通 , 但 巴 士 仍 未 能 完 全 恢 復 正 常 , 其 中 在 紅 磡 漆 咸 道 北 出 現 一 條 長 長 等 待 埋 站 巴 士 車 龍 , 很 多 乘 客 都 急 不 及 待 落 車 , 步 行 或 轉 乘 其 他 交 通 工 具 , 由 於 天  加  風  雨 , 乘 客 均 顯 得 異 常 狼 狽 。
九 巴 發 言 人 表 示 , 昨 日 全 日 共 有 八 十 六 條 巴 士 線 受 封 路 措 施 影 響 , 其 中 五 十 三 條 巴 士 線 因 為 封 路 而 需 要 改 道 , 包 括 十 一 條 行 經 窩 打 老 道 的 巴 士 線 、 二 十 四 條 行 經 太 子 道 的 巴 士 線 , 以 及 十 八 條 行 經 亞 皆 老 街 的 巴 士 線 因 封 路 而 要 改 道 , 部 份 路 線 的 行 車 時 間 受 到 延 誤 。 而 地 鐵 港 島 線 及 將 軍 澳 線 , 在 昨 早 繁 忙 時 間 加 開 一 輛 列 車 , 當 日 下 午 , 觀 塘 線 亦  加 一 輛 列 車 投 入 服 務 。 城 巴 發 言 人 指 , 兩 條 行 經 窩 打 老 道 的 城 巴 線 受 封 路 影 響 而 要 改 道 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50 米 巨 竹 棚 壓 雙 層 巴 士
【 本 報 訊 】 昨 日 黃 大 仙 新 蒲 崗 在 惡 劣 天 氣 下 可 算 是 「 重 災 區 」 , 警 方 在 短 短 數 分 鐘 內 接 獲 至 少 四 宗 塌 竹 棚 、 外 牆 簷 篷 及 廣 告 招 牌 事 故 , 導 致 三 人 受 傷 ; 其 中 太 子 道 東 一 幢 工 業 大 廈 的 一 幅 逾 五 十 米 高 巨 型 竹 棚 遭 強 風 吹 塌 , 棚 架 塌 下 壓 中 一 輛 雙 層 巴 士 , 警 方 事 後 封 路 四 小 時 , 引 致 太 子 道 東 一 帶 大 塞 車 。
運 署 呼 籲 提 早 出 門
倒 塌 竹 棚 屬 於 太 子 道 東 六 九 八 號 一 幢 商 業 大 廈 , 事 件 中 倒 塌 竹 棚 的 竹 枝 散 落 太 子 道 東 東 行 線 「 堆 積 如 山 」 , 運 輸 署 估 計 今 日 清 理 需 時 , 其 間 可 能 需 要 封 路 配 合 , 屆 時 整 個 東 九 龍 區 及 黃 大 仙 區 可 能 嚴 重 塞 車 , 署 方 建 議 參 與 公 開 試 考 生 及 上 班 市 民 , 今 早 應 提 早 出 門 避 免 塞 車 。 屋 宇 署 署 長 鄔 滿 海 昨 晚 曾 到 太 子 道 東 塌 竹 棚 現 場 巡 視 , 了 解 鞏 固 大 廈 外 牆 竹 棚 工 程 進 度 。
昨 中 午 十 二 時 十 分 , 天 文 台 發 出 黃 色 暴 雨 警 告 , 開 啟 天 氣 突 變 的 序 幕 期 間 , 風 雨 交 加 , 十 二 時 四 十 二 分 , 警 方 接 報 指 太 子 道 東 六 九 八 號 一 幢 商 業 大 廈 的 的 巨 幅 竹 棚 倒 塌 , 逾 五 十 米 高 巨 棚 , 疑 抵 受 不 住 強 風 吹 襲 整 幅 塌 下 。
大 量 竹 枝 如 骨 牌 效 應 塌 下 散 落 太 子 道 東 東 行 多 條 行 車 線 , 壓 中 一 輛 正 在 「 埋 站 」 雙 層 巴 士 , 部 份 竹 枝 更 貫 穿 巴 士 車 頂 , 車 上 乘 客 無 人 受 傷 。 警 方 趕 至 恐 防 再 有 竹 枝 塌 下 , 立 刻 封 鎖 太 子 道 東 東 行 四 條 行 車 線 , 並 疏 散 車 上 乘 客 離 去 , 警 方 稍 後 確 定 竹 枝 內 並 無 壓 路 人 。
由 於 塌 下 竹 枝 佔 據 至 少 兩 條 行 車 線 , 警 方 事 後 封 路 近 四 小 時 , 導 致 大 塞 車 , 運 輸 署 預 計 今 日 清 理 路 面 。
差 不 多 同 一 時 間 , 警 方 接 報 指 新 蒲 崗 康 強 街 一 個 兩 米 長 、 六 米 闊 、 懸 掛 於 外 牆 廣 告 招 牌 遭 強 風 吹 塌 , 招 牌 搖 搖 欲 墜 隨 風 亂 舞 , 其 間 更 擊 毀 隔 鄰 一 個 住 宅 單 位 的 玻 璃 窗 。 警 方 趕 至 封 鎖 現 場 , 並 召 工 人 拆 下 肇 事 招 牌 。
另 外 , 數 街 之 隔 的 富 源 街 七 號 一 個 大 型 外 牆 簷 篷 遭 強 風 吹 倒 , 連 同 三 米 長 工 字 鐵 墮 街 , 部 份 工 字 鐵 擊 中 馬 路 一 輛 客 貨 車 及 二 樓 一 個 單 位 玻 璃 窗 , 玻 璃 碎 片 割 傷 屋 內 一 名 六 歲 男 童 頭 部 , 另 外 簷 篷 碎 片 亦 擊 傷 一 名 路 過 老 婦 腳 部 , 兩 人 同 需 送 院 。 差 不 多 同 一 時 間 , 一 名 工 人 坐 在 錦 榮 街 街 頭 吃 飯 盒 時 , 亦 遭 強 風 吹 倒 的 雜 物 擊 傷 送 院 醫 治 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太子道苦況 司機齊痛斥 一個棚架搞足兩日人為塞車
5月 11日 星期三 03:00 更新
【太陽報專訊】新蒲崗一個搖搖欲墜的外牆棚架花四十八小時清理,連續兩日造成東九龍交通癱瘓及大混亂,預計太子道東行四條行車線今早才能全面解封,令市民及司機均齊聲痛斥。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(相關新聞 - 網站)以幾宗意外一齊發生從未試過作辯解,推說屋宇署要確保安全才移走,並不認為負責部門有錯而需道歉,但屋宇署卻把清除棚架工程緩慢歸咎於天氣不穩定,阻延工作進度。學者批評事件凸顯政府部門是沒有協調的失誤,負責局長責無旁貸,但只由一位總運輸主任出面說一句「有點歉意」,實在不能接受。
新蒲崗寶光商業中心塌棚架的現場,經屋宇署、運輸署及路政部通宵搶修後,新蒲崗太子道東行其中兩條行車線昨晨重開,由於行車緩慢,早上繁忙時段車龍龍尾一度伸延至九龍城迴旋處。及至傍晚時分,車龍又再出現,運輸署將四條西行行車線中的一條改為東行,疏導向觀塘方向的車流,行經車輛需緩緩而過,之後車龍需要到晚上近九時才消失。
先搭工作台後拆棚架
屋宇署署長鄔滿海昨午巡視現場時表示,棚架坍塌面積相當大,達五十米乘十米,由於部分在樓層高處的殘餘棚架,並有冷氣機水塔搖搖欲墜,需要拆除,承建商已通宵工作先穩定地面棚架。他又指大廈二十五至二十八樓近頂層的殘餘棚架,需進行鞏固及拆除,承建商要在大廈部分外牆先搭建一個工作平台,方便工人進行高空工作。
他又把清除棚架緩慢原因歸咎於天氣不穩定,指昨日兩度黃色暴雨警告,為施工安全,工作被迫暫停,天雨阻延拆卸進度。
廖指封路非鹵莽決定
對於前日出現交通大混亂,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解釋,前日一時間出現太多突發事件,是以前從未試過,故政府需要組織應變,亦已第一時間作出反應,宣布受阻礙的交通點。對於棚架倒塌位置遲遲未解封,廖秀冬稱事件要由屋宇署了解安全程度才可以移動棚架,是否立即將棚架拆除需時決定,政府是有需要才封路,並不會作鹵莽的決定。
負責運輸的官員並沒有因為兩日的交通混亂向市民致歉,最終只有總運輸主任蘇佑安面對現實,就大塞車事件向市民道歉。理工大學土木結構工程學系副臈授熊永達直斥交通事故協調中心「無法協調」,結果令市民飽受擠塞之苦。該中心低估前日多宗塌樹塌棚架的意外所導致的交通擠塞,而且更無即時處理倒下的樹木及棚架,造成交通全面癱瘓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樹倒棚塌只識封路 高官無能交通大亂
5月 11日 星期三 03:00 更新

【東方日報專訊】一道強勁雷雨帶在前日中午時分由西北向東南掃本港,天文台在葵涌錄得平均風速達每小時五十公里;在中午十二時許的一分鐘內,更錄得時速高達一百三十五公里的陣風,強大風力等同十號風球的颶風程度。
這一異常的強勁陣風,造成多處意外,導致香港九龍交通大混亂,嚴重時交通幾達癱瘓,不少市民飽受大塞車之苦,更有人步行個多小時才能回家。
無可否認,這次造成多宗意外的陣風確實非同小可,但卻絕非空前絕後,與香港歷史上曾有記載的自然災害相比,只不過屬小兒科而已。當時交通混亂,在很大程度上,是屬於人為因素所造成,而最重要的原因,是由於政府有關當局在平時沒有災難意識,沒有預先計畫足夠的應變方案,所以當事故發生即手忙腳亂,令這些意外的負面效應擴大,才會造成交通大混亂。
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(相關新聞 - 網站)回應時辯稱,由於當時同一時間有多宗突發事故,以前從沒發生過,當局需要時間組織應變措施,各部門已盡快處理,而運輸署已第一時間透過廣播發放路面受阻消息。
雖然,廖秀冬認為當時有多宗意外同時發生,但並非每一宗意外都會對交通帶來嚴重影響,所謂要時間組織應變措施,並不是可以接受的理由。再說,作為主管交通問題的當局,對自然災害將造成的意外應該早有預計,訂好各種各樣的應變措施,任何災難發生,都應該胸有成竹,游刃有餘才是。正是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,哪有事到臨頭才組織應變的道理。「盡快」的意義,並非只限於當時的盡力,而應該包含平時居安思危的準備,若平時不燒香,臨急抱佛腳,那廖秀冬口中的所謂「盡快」便顯得毫無意義。至於運輸署已第一時間透過廣播發放路面受阻的消息,這只是有關當局最起碼的常規動作而已,根本不值一哂。反而,太子道東棚架倒塌、窩打老道大樹倒下貫路面,當局將多線道路完全封閉的手法,卻大有值得爭議的地方。
廖秀冬認為,太子道東棚架倒塌,屋宇署評估安全後,建議要四線道路全線封閉,才可進行清理。她的一面之詞,是不足以服眾的,因為將四線道路完全封閉,可說是封路措施中的極限,也就是說只有到了最危險的時候,才需要採取的非常手段。屋宇署建議四線道路全封,很明顯是希望能做到萬無一失,自己完全毋須負上任何責任,但如何保持交通暢順,減少公眾損失,相信那是與屋宇署無關的。
至於說「窩打老道的大樹倒下,由於樹很大棵,有需要封路處理」,那更是惹人竊笑的舉止。蓋一棵大樹並非一顆炸彈,一頭猛獸,既然倒下了,盡速將它鋸斷移走便是,又何須長時間封路,生人勿近呢?
由上述的處理手法所見,足以證明有關當局缺乏在處理危難時的緊急方案,所以才會令自己處於這種有殺錯,無放過的尷尬境地。香港地少人多,任何微小的事件有時都足以造成社會混亂,因此,有關當局對危難的處理手法更形重要。我們需要精明強幹的官員,需要考慮周全、萬無一失的應變方案,以保障市民的安全和公眾利益。至於「今天天雨路滑,道路使用者要盡量忍讓」之類的諄諄臈導,自有婆婆媽媽費心,毋須堂堂一個問責局長浪費她的精力和寶貴時間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五十萬人怨聲載道 環運局坐視大塞車
5月 11日 星期三 03:00 更新
【太陽報專訊】不是十號風球襲港,也沒有色暴雨滂沱,只不過是在前日中午時分,一陣罕見的強風掠過九龍,吹塌了兩座棚架,又刮倒了一棵大樹,堵住了三處交通要道。就這樣,九龍出現大塞車,由下午持續到晚上,困住了五十萬市民,平日短短四十五分鐘的車程,昨日行車時間竟要花上三數小時,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乘客,被困車內幾小時。連救死扶危的救護車也受困車龍,動彈不得,一名七十二歲病婦急呼救護車,兩小時後始送抵醫院,失救致死,是前日這場大塞車的最大犧牲者。
九龍前日大塞車,暴露了運輸署的應變能力是名副其實的弱不禁風,虧得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(相關新聞 - 網站)還敢振振有辭,說各部門已盡快處理,難道不怕市民反感?旺角亞皆老街的棚架是在前日中午十二時三十五分倒塌的,警員當時將三條行車線封路,大塞車即時出現,一直塞到下午四時許,才有工人到場清理,其後,工人只花半小時就把棚架移往行人路,重開部分行車線,車輛開始疏導。
乘客和司機要質問廖秀冬,為甚麼只花半小時就可以清理棚架的工作,卻沒有即時派人處理,要讓司機和乘客忍受四個小時大塞車折磨?
新蒲崗太子道的棚架清理程序更是荒謬絕倫,這個棚架也是前日中午被吹塌的,警察根據屋宇署的建議,封閉了四條行車線,截斷通往觀塘的大動脈,該路段的封鎖由前天持續到昨天,是九龍大塞車的主因。但是,屋宇署署長鄔滿海昨日才施施然去巡視塌棚現場,提出解封的條件,要求承建商盡快搭好工作台,拆卸半崩塌的棚架。因此,昨日新蒲崗太子道仍要局部封路,行車仍未正常。
市民要質問當局,鄔滿海為甚麼不在前日第一時間抵達現場處理?為甚麼不要求承建商即時搭建工作平台,乘尠午夜無車時段,迅速拆掉棚架?運輸署及屋宇署任由棚架懸空吊多兩日,明顯沒有理會塞車對市民的不便。
市民也要問廖秀冬,你不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嗎?一棵大樹臥通衢大道,為甚麼不知道第一時間調度重型車輛和切割工具,將大樹肢解運走,而只識封路製造塞車?
廖秀冬應變遲緩、調度失當是前日大塞車的罪魁禍首。她不思檢討,不向市民謝罪,卻去埋怨老天爺,她說,同一時間出現多宗事故,以前沒試過,當局的應變措施需要組織一下。這種託詞居然出自一個問責局長之口,真是令人難以置信,難怪她的民望近期如水下瀉,恐怕得分還會再跌。
所謂「天有不測之風雲」,作為問責局長,腦袋中必須有各種應變方案,即使面臨從沒試過的重大變故,也可以為民解困。但廖秀冬連日的表現令人失望,只識望天打卦,臨急不善應變,事後卻又強詞奪理,這樣的問責官員,能夠承擔起市民的託付嗎?一陣子強風已令她手忙腳亂,讓市民大吃苦果,如果遇上「溫黛」式颱風襲港,或者「雞寮」式山泥崩瀉,以廖秀冬這種辦事風格,能夠拯民於水火嗎?
每年五至十月,是香港颱風及暴雨的季節,特區政府必須吸取前日的臈訓,預備多種應變方案,當天災來臨時,大眾需要的是果斷而有效的應變措施,巧言令色的官腔完全無濟於事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運署兩大錯 東九大癱瘓
5月 11日 星期三 05:05 更新
【明報專訊】前日新蒲崗塌棚架導至東九龍交通全面癱瘓,巿民在大雨滂沱下被困在路上最多達4小時,惹起極大不滿,事件揭發運輸署等部門出現兩大失誤,包括發放的交通擠塞通報不及時、不清晰、不全面,另外就是運輸署等多個部門協調不足。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對受影響市民表示道歉,並稱會檢討今次事件,改善發交通信息的內容及全面性。
發生塌棚事故的新蒲崗太子道東,東行線在前日中午塌棚後全面封閉,至昨日早上局部解封﹔運輸署在昨日下午4點半開始,將太子道東的西行一條快線改為東行線,使東行往觀塘方面可以3線行車,紓緩傍晚的繁忙交通,至晚上交通尚算暢順。運輸署表示,會密切留意進度,盡快重開受影響路面。
引起今次巿民不滿的主因,是前日太子道東發生塌棚事故後,運輸署發放的擠塞消息過於簡單。本報翻查紀錄,由前日下午約1時塌棚架事故發生後,運輸署只有於下午4時透過通告,告知市民「太子道東近景泰街全線封閉」及「上址非常擠塞」,呼籲市民「可考慮使用地鐵」。至晚上9時43分才在通告中使用「嚴重擠塞」的字眼,並首次透露「交通擠塞影響整個東九龍」(見另稿)。
初時估計5時可解封
環運局發言人亦承認,當日塌棚發生後首4個小時,運輸署緊急協調中心按照警方在現場的評估,雙方均認為下午5時許可以將道路解封。但到了5時,現場的屋宇署工程師最後評估是棚架有危險,道路仍需要封閉,當局遂即時作出應變措施,包括在紅磡海底隧道廣播,呼籲駕車者改用加士居道﹔以及在紅隧巴士站呼籲市民轉其他路線巴士。
發放交通消息「僵化膚淺」
本身亦身受其害、當時被困車龍兩小時的香港汽車工業學會副會長李耀培批評,事件顯示政府部門官僚主義,以及在發放交通消息上十分僵化及「膚淺」。他指出,運輸署前日發放交通消息過於簡單,只表示「道路需封閉」及「交通擠塞」,沒有全面講述當局交通擠塞情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時事/生活/健康/輕鬆|コメント(-)|トラックバック(-)
no.gif
3.gif no.gif 4.gif
,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