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gif no.gif 2.gif
no.gif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スポンサー広告|コメント(-)|トラックバック(-)
慰 安 婦 哀 歌   「 那 天 起 , 沒 痛 快 過 一 天 」
日 軍 侵 華 八 年 , 除 了 南 京 三 十 萬 無 辜 老 百 姓 被 殘 殺 外 , 還 有 二 十 萬 慰 安 婦 慘 受 凌 辱 。 時 日 風 飛 , 絕 大 多 數 慰 安 婦 已 在 沉 默 中 撒 手 塵 寰 , 目 前 中 國 只 剩 下 三 十 多 名 慰 安 婦 , 記 者 日 前 走 訪 了 其 中 八 位 。 數 十 年 來 , 她 們 在 山 西 太 行 山 的 村 落 中 , 默 默 地 過 枯 燥 而 寂 寥 的 生 活 。
六 十 年 過 去 了 , 提 起 當 年 沉 痛 的 往 事 , 白 髮 蒼 蒼 、 滿 臉 皺 紋 、 在 藥 物 堆 中 過 風 燭 殘 年 的 婆 婆 們 仍 悲 慟 難 禁 , 淚 如 泉 湧 … … 相 反 , 日 本 戰 後 新 一 代 對 日 軍 當 年 的 侵 華 暴 行 大 多 懵 懂 無 知 , 數 以 萬 計 慰 安 婦 度 日 如 年 、 生 不 如 死 的 慘 況 , 在 他 們 眼 中 , 只 是 雲 淡 風 輕 的 傳 聞 … …
記 者 : 蔡 志 郁 、 曾 顯 華 山 西 報 道
「 從 那 天 起 , 心 就 沒 有 痛 快 過 一 天 … … 」 當 年 慘 遭 日 軍 蹂 躪 的 中 國 少 女 , 獲 釋 後 除 了 一 身 病 痛 , 還 遭 受 各 種 各 樣 的 歧 視 與 欺 凌 , 有 的 委 屈 下 嫁 不 喜 歡 的 男 子 , 默 默 憂 傷 一 輩 子 , 有 的 終 生 不 敢 將 自 己 的 慘 痛 經 歷 告 訴 丈 夫 , 最 不 幸 的 是 , 因 受 日 軍 糟 蹋 後 再 不 能 生 育 , 最 後 竟 因 此 而 被 丈 夫 遺 棄 。
位 於 太 行 山 西 麓 、 黃 土 高 原 以 東 的 山 西 盂 縣 羊 泉 村 的 一 個 院 落 中 , 十 五 歲 那 年 被 侵 華 日 軍 強 搶 充 當 慰 安 婦 、 現 年 七 十 九 歲 的 劉 面 換 , 訴 說 六 十 多 年 前 的 辛 酸 往 事 : 「 當 時 , 穿 便 衣 的  腿 子 ( 漢 奸 ) 騙 我 去 開 會 , 我 走 到 院 子 就 被 他 們 綑 綁 起 來 , 帶 到 進 圭 炮 台 去 。 他 們 命 令 我 們 幾 個 女 的 在 院 子 的 中 央 站 起 來 , 日 本 毛 驢 隊 長 就 指 我 說 : 『 挺 好 , 挺 好 … … 』 不 聽 他 們 的 , 就 打 ! 用 手 打 耳 光 , 用 皮 帶 打 臉 。 」
每 晚 受 八 日 軍 凌 辱
由 於 反 抗 , 劉 面 換 的 左 邊 肩 膀 被 日 軍 打 壞 了 , 數 十 年 來 連 端 飯 碗 的 力 氣 都 沒 有 , 每 次 吃 飯 都 要 蹺 腿 , 將 端 飯 碗 的 左 手 放 在 膝 蓋 上 借 力 。 她 說 : 「 我 這 胳 膊 一 輩 子 就 這 樣 殘 廢 了 , 天 一 變 , 手 就 疼 ; 晚 上 睡 覺 不 能 靠 左 邊 側 睡 , 一 壓 就 疼 。 」
劉 面 換 續 說 : 「 他 們 叫 我 脫 衣 服 , 不 脫 就 用 鞭 子 抽 打 我 的 臉 , 每 天 晚 上 七 、 八 個 人 欺 負 我 , 我 渾 身 不 能 動 , 後 來 得 病 了 , 腿 部 、 腰 部 、 臉 上 , 全 身 浮 腫 , 不 能 走 路 。 我 是 白 天 哭  夜 也 哭 … … 我 當 時 是 從 進 圭 炮 台 的 洞 爬 出 來 的 , 進 圭 村 的 老 百 姓 看 見 我 這 樣 , 告 訴 我 老 父 , 他 籌 了 一 百 個 銀 元 , 又 趕 一 群 綿 羊 到 來 , 日 本 人 還 不 放 我 。 我 父 親 當 時 就 跪 在 地 上 叩 頭 , 最 後 才 把 我 贖 回 來 , 我 一 共 被 拴 了 四 十 一 天 , 回 家 病 了 一 個 月 不 能 下 床 , 直 到 半 年 以 後 , 身 體 才 慢 慢 康 復 。 」
劉 面 換 說 : 「 十 八 歲 那 一 年 , 有 人 跟 我 父 親 說 , 你 家 閨 女 給 日 本 人 糟 蹋 了 , 找 個 二 婚 的 吧 ! 母 親 對 我 說 , 這 事 沒 辦 法 , 不 能 由 你 , 咱 們 再 找 , 也 沒 人 要 你 。 後 來 找 了 一 個 死 了 老 婆 , 大 我 十 歲 的 男 人 , 我 就 覺 得 他 不 好 看 , 人 才 不 合 適 , 年 齡 也 太 大 。 從 那 一 天 起 , 我 心 就 沒 有 痛 快 過 一 天 … … 這 麼 多 年 來 , 他 ( 丈 夫 ) 一 直 說 我 對 他 不 好 … … 」
不 能 生 育 被 夫 休 掉
另 一 位 現 年 八 十 一 歲 的 婆 婆 趙 潤 梅 , 她 說 : 「 別 的 都 忘 記 了 , 十 八 歲 那 年 的 四 月 初 二 這 一 天 , 我 永 遠 都 記 得 。 那 天 天 還 沒 亮 , 日 本 人 就 來 了 , 在 我 奶 媽 、 奶 爸 的 頭 上 斬 了 兩 刀 , 一 年 以 後 , 疼 我 的 奶 爸 奶 媽 雙 雙 去 世 。 我 親 爸 賣 房 賣 地 , 又 向 親 戚 借 錢 , 籌 了 兩 百 個 銀 元 , 用 擔 架 把 我 從 河 東 炮 台 擔 回 來 。 」
趙 潤 梅 續 說 : 「 我 二 十 歲 嫁 到 西 煙 東 村 , 丈 夫 有 四 個 兄 弟 , 在 一 個 大 家 庭 內 , 妯 娌 都 欺 負 我 ; 稀 飯 我 吃 鍋 底 的 , 稠 飯 我 吃 邊 上 的 … … 」 這 樣 忍 受 了 六 年 , 最 後 還 是 因 為 不 能 生 孩 子 , 而 被 「 休 」 掉 了 。 「 沒 有 好 活 一 天 … … 每 提 起 來 都 傷 心 , 夜 晚 睡 不 。 」
百 病 纏 身   仍 要 吃 婦 科 藥
「 等 你 再 來 的 時 候 , 我 不 知 還 活 不 活 … … 」 已 屆 風 燭 殘 年 的 慰 安 婦 , 當 年 被 日 軍 糟 蹋 過 後 , 疾 病 纏 身 , 一 輩 子 都 離 不 開 婦 科 藥 。 部 份 獨 居 的 婆 婆 晚 境 淒 涼 , 健 康 在 近 一 兩 年 急 轉 直 下 , 她 們 頭 部 乏 力 地 側 向 一 邊 , 一 手 按 疼 痛 的 肚 子 , 一 手 則 不 停 地 劇 烈 顫 抖 , 連 說 話 的 力 氣 都 沒 有 了 , 恐 怕 隨 時 死 在 炕 上 也 無 人 知 曉 … …
在 山 西 盂 縣 具 數 百 年 歷 史 的 銅 爐 古 村 , 午 後 的 陽 光 從 窗 戶 投 射 到 一 家 洞 的 炕 上 , 炕 上 坐 滿 臉 皺 紋 、 兩 鬢 斑 白 的 周 變 香 婆 婆 。 正 如 其 他 慰 安 婦 一 樣 , 自 小 紮 腳 的 周 變 香 在 日 軍 入 村 時 跑 不 了 , 因 而 「 像 豬 一 樣 」 被 日 軍 拖 到 據 點 蹂 躪 後 , 害 了 一 場 大 病 。
「 看 見 陌 生 人 就 害 怕 」
周 變 香 用 濃 重 的 山 西 鄉 音 說 : 「 病 了 一 輩 子 , 看 見 陌 生 人 , 就 害 怕 、 急 , 心 跳 得  害 , 又 難 過 , 又 頭 暈 , 一 定 要 吃 藥 , 不 吃 藥 不 行 。 」 記 者 突 然 的 造 訪 , 令 周 變 香 驟 然 緊 張 起 來 , 只 見 她 左 手 扶 額 側 , 右 手 按 肚 子 , 一 邊 因 眼 睛 不 好 而 到 處 摸 揣 藥 物 , 一 邊 說 : 「 吃 上 點 藥 , 還 能 活 , 吃 不 了 就 死 了 … … 盡 花 錢 吃 藥 , 成 了 孩 子 的 負 擔 , 叫 他 們 負 擔 重 , 死 了 就 不 累 人 。 」
看 見 其 中 一 種 叫 「 甲 硝 唑 片 」 的 「 可 用 於 治 療 陰 道 滴 蟲 病 」 的 說 明 時 , 一 陣 「 痛 」 的 感 覺 湧 上 心 頭 , 沒 料 到 這 麼 多 年 了 , 周 變 香 婆 婆 還 在 吃 婦 科 藥 物 。
一 個 人 住 在 李 莊 村 的 周 喜 香 婆 婆 , 今 年 八 十 歲 , 牙 齒 都 脫 落 了 , 盤 腿 坐 在 炕 上 ,
, 頭 部 無 力 地 歪 在 一 邊 , 左 手 不 斷 地 發 抖 , 右 手 則 一 直 摸 腰 部 , 表 情 痛 苦 。 她 真 窮 得 家 徒 四 壁 , 還 殘 留 一 點 變 乾 變 硬 的 飯 的 碗 , 和 鑊 丟 在 一 邊 無 人 理 會 。 據 稱 , 周 喜 香 有 個 養 女 , 嫁 到 了 別 的 村 莊 , 偶 然 會 回 來 看 她 。 她 斷 斷 續 續 用 顫 抖 的 聲 音 說 , 她 覺 得 自 己 快 要 死 了 , 不 願 死 在 別 人 家 , 不 願 意 死 在 別 的 村 莊 , 所 以 寧 願 一 個 人 , 也 要 死 在 自 己 的 炕 上 。
西 煙 村 七 十 九 歲 的 婆 婆 李 秀 梅 , 去 年 六 月 在 日 本 的 法 庭 上 還 精 神 奕 奕 , 但 自 去 年 腦 血 栓 後 , 今 年 三 月 才 醫 好 , 但 健 康 已 急 速 惡 化 。 她 說 : 「 原 來 自 己 能 管 好 自 己 , 做 飯 呀 , 打 掃 呀 , 甚 麼 都 行 , 今 年 就 不 行 了 : 不 會 說 話 不 能 走 , 今 年 就 離 不 開 人 , 離 開 人 就 吃 不 上 喝 不 上 。 」 說 說 , 用 坑 上 一 方 紅 色 的 小 布 帕 揩 拭 眼 角 的 不 斷 湧 出 來 的 淚 水 … …
索 償 無 期   中 央 從 不 支 持
儘 管 目 前 內 地 僅 存 的 三 十 多 名 慰 安 婦 , 抱 愚 公 移 山 的 信 念 , 準 備 世 世 代 代 地 狀 告 日 本 政 府 , 直 至 獲 得 道 歉 和 賠 償 為 止 。 無 奈 年 復 一 年 , 她 們 的 索 償 行 動 始 終 得 不 到 中 國 官 方 的 支 持 或 鼓 勵 , 以 致 一 次 又 一 次 地 被 日 本 各 級 法 院 , 以 「 國 與 國 事 務 , 不 容 個 人 索 償 」 為 由 , 判 處 冤 情 深 重 的 慰 安 婦 們 敗 訴 , 令 她 們 日 盼 夜 盼 的 「 公 平 裁 決 」 , 迄 今 仍 然 遙 遙 無 期 。
四 次 赴 日 打 官 司 全 敗 訴
當 被 記 者 問 到 有 何 心 願 時 , 十 年 來 已 先 後 四 次 赴 日 向 日 本 政 府 索 償 , 但 全 被 判 敗 訴 的 劉 面 換 激 動 地 說 : 「 日 本 人 到 處 燒 房 子 , 強 姦 婦 女 , 一 定 要 他 們 賠 禮 道 歉 。 我 們 要 再 起 訴 、 打 官 司 , 要 是 我 去 世 了 , 我 家 人 還 會 再 去 打 官 司 的 。 」 曾 到 日 本 出 庭 三 次 的 趙 潤 梅 則 說 : 「 我 一 定 要 把 官 司 打 下 去 , 往 後 能 去 還 是 要 去 , 子 孫 後 代 也 不 饒 他 ! 」
無 奈 中 國 官 方 從 來 都 不 支 持 , 亦 不 鼓 勵 民 間 的 索 償 行 動 , 目 前 幫 助 年 邁 的 慰 安 婦 們 向 日 方 索 償 的 , 只 有 盂 縣 一 名 發 現 慰 安 婦 的 小 學 教 師 張 雙 兵 、 一 名 盡 心 盡 力 的 農 民 李 桂 明 以 及 日 本 左 翼 律 師 團 。
結 果 , 日 本 各 級 法 院 近 年 再 三 以 「 對 二 次 大 戰 罪 行 作 出 賠 償 是 有 關 國 家 之 間 的 雙 邊 事 務 , 因 此 不 允 許 任 何 外 國 人 以 個 人 身 份 控 告 日 本 政 府 」 為 由 , 拒 絕 對 任 何 外 國 人 以 個 人 身 份 , 包 括 慰 安 婦 和 南 京 大 屠 殺 幸 存 者 作 出 賠 償 。
索 償 官 司 陷 於 膠 狀 態
日 子 一 天 一 天 地 過 去 , 向 日 索 償 的 官 司 卻 始 終 陷 於 膠 狀 態 , 令 內 地 垂 垂 入 暮 的 慰 安 婦 們 要 求 日 本 政 府 「 賠 禮 道 歉 」 的 心 願 , 變 得 愈 來 愈 渺 茫 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no.gif
3.gif no.gif 4.gif
,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